“支架濫用絕對是一個偽命題。”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安貞醫院呂樹錚教授近日在第十六次全國心血管大會上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不應該以支架的個數去衡量一個手術是否合適,這有點像皮膚感染,切除多大面積合理,這要因人而宜,不能一概而論。”
  呂樹錚指出,由於炒作支架數的問題,造成了有些地區醫保對支架數進行限制,對病人是不利的。任何一個國家不管是歐洲的和美國的指南,都沒有對介入治療的支架數進行限制,這是中國特色的一個偽命題。
  呂樹錚舉例說,因為有些病人很年輕,40歲;有些病人很年老,80歲以上,那搭一個橋,尤其要用大靜脈,平均橋閉塞是在八年左右,如果人40歲搭橋,還不到50歲橋就不成了。二次開胸搭橋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死亡率非常高。再比如有的病人血管是臘腸樣一節一節的,搭橋的時候無從搭起,像這樣的病人,相對放的支架要多一點。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心血管病醫院高潤霖認為,介入治療的發展在中國整體上是健康的。支架的個數不能作為評價介入質量,或者介入是否做得合適的標準,主要看放得合適不合適,有沒有濫用。應該說濫用的情況肯定不存在,但是個別的醫生、個別的地方,存在著可放可不放,還是放了,這樣的情況確實有。但是這個不是普遍現象,普遍來講絕大多數介入醫生還是遵循中國介入治療標準和世界公認的標準來進行治療的。
  1984年,首例冠脈介入手術在中國實施,到2014年,我國介入治療已經走過了30年。近日,紀念中國冠脈介入30年的中國首部冠脈介入治療記錄影像——《介入人生》在第十六次全國心血管大會暨第八屆錢江國際心血管病大會上發佈。
  冠脈介入在中國的發展
  急性冠脈綜合徵是冠心病中一種嚴重的類型,發病急、病情重,往往導致患者因急性心肌缺血而死亡,我國每年新增100萬例急性冠脈綜合徵患者,而約50%的心血管死亡可歸因於心肌梗死。
  目前冠心病的治療主要有三種方式,藥物治療、支架介入治療及冠脈搭橋手術治療。支架手術和外科搭橋手術相比,創傷比較小、快,容易被病人接受,且技術難度不像搭橋難度那麼大,所以開展得比較普遍。
  1977年,瑞士做了第一例叫“球囊擴張術”的冠心病介入治療,但單純的擴張容易發生術後的再次狹窄,於是,上世紀80年代法國又進行了第一例支架手術,用金屬支架植入擴張部位能很好地防止血管的塌陷。但病變血管會很快生長出過多的細胞來包繞侵蝕金屬支架。於是,2003年普遍開展了藥物支架手術。研究者發明瞭藥物緩釋支架,給金屬裸支架穿上一層化療藥物的“外衣”,緩慢釋放藥物以降低再狹窄的發生,2004年藥物支架進入中國。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郭靜萱醫生介紹說:“80年代,我國的介入治療還處於零起步階段;90年代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普遍發展,病例數也從80年代的每年十幾例、幾十例地逐年增多。到今天,這一數字已經達到每年45萬。”
  高潤霖院士認為:“20年前急性心梗的死亡率超過20%,現在急性心梗的死亡率已經降到5%以下,其中介入治療就起著非常關鍵的作用。”
  “這一數字是較為合理的”
  2013年我國共開展45萬例冠狀動脈介入手術,使用支架約68萬個,也就是說平均每名接受介入手術的病人使用了1.51個支架。
  “這一數字是較為合理的。”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學分會主任委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心內科及心臟中心主任霍勇表示,與中國每年新增100萬名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徵患者和現有的250萬名心肌梗死患者數目相比,這一數字意味著只有少部分患者接受了介入治療。
  目前,我國的介入治療正處於蓬勃發展期,但這一時期,對介入治療也有一些非議存在,甚至說冠脈介入是一個過時手術,國外都淘汰了。對此,中日友好醫院王勇醫生表示:“我覺得類似的傳言非常可笑,介入治療為心血管醫療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經過三十年的驗證,它已經成為心血管治療不可缺少的一個部分,未來我們還要不斷地在全國推廣這個治療手段,甚至到基層的縣級醫院去推廣。”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於波認為:“十幾年前,在美國,介入治療每年就有100多萬例,發展到現在美國每年還是100多萬例,已經進入平臺期了,而在中國,從十幾年前的幾千例逐漸發展為現今的每年40多萬例,而且仍在快速增長,是非常難得的,但它終歸是一種技術,而且是有創傷的,風險依然存在,所以藥物治療在介入過程中就特別重要。”
  規範冠脈介入治療受關註
  “如今,中國冠脈介入治療已具備世界一流的規模和水平,”霍勇教授表示:“未來,我們應該把眼光放得更長遠,關註如何規範化使用冠脈介入技術,對每一個病例進行客觀的判斷確保患者的獲益最大化。我們倡導介入治療要‘又好、又快’,但是一定要把‘好’放在前面。”
  近年來,規範化成為中國冠心病介入治療發展的主題,如何深刻理解並貫徹規範化成為介入治療發展的重點。冠狀動脈介入治療網上直報系統的搭建,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從國家層面來規範心血管介入治療的國家。而原衛生部組織公佈的《心血管疾病介入診療技術管理規範》,在全國範圍內推廣冠心病介入治療規範化培訓、準入和質量控制三項根本制度;更使中國的介入治療走在了世界的最前端。
  對於冠心病發病率較高這一情況,專家給出的建議是:第一,不要恐懼,現在治療方法很多,不管是吃藥還是做支架還是做搭橋手術,效果都很好;第二,大家不要麻痹大意,應該積極治療;第三,要積極地預防,要註意選擇健康的生活方式,儘量避免得冠心病。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趙仙先表示:“我國冠心病防治工作任重而道遠,現在的心腦血管科室醫生天天都在做支架,但是我們希望將來需要做支架的病人越來越少,這就是我們的一級預防,把危險因素控制得更好,這需要更多的社區醫生、廣大縣級醫院的醫生,以及衛生院醫生去普及冠心病預防。”
  (原標題:【熱點關註】支架濫用是個偽命題)
創作者介紹

post

re85voua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